<em id="rznpy"></em>
  • <span id="rznpy"></span>
    <form id="rznpy"></form>

      <tbody id="rznpy"><pre id="rznpy"><dl id="rznpy"></dl></pre></tbody>
      1. 返回藍鯨財經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從羊毛黨肆虐到1500元的宜家鑰匙鏈,nice被指云炒鞋 “賊喊捉賊”
        摘要

        對nice來說,閃購模式促成的GMV一定會被質疑數字的水分,而交易服務費其實也會被質疑是不是經過了企業自己的操作。那么這些數字對資本市場來說還有多大的公信力是值得懷疑的。

        投稿來源:商業街探案

        “賊喊捉賊。”這是一位微博網友對球鞋交易平臺nice在9月26日晚18點37分一條微博的轉發評論。

        nice的微博是一條公告,里面提到:平臺在9月24日起開啟滿減活動后,部分商品如宜家鑰匙鏈、哆啦A夢公仔、supreme傘兵配件的閃購價格出現不合理波動,少量用戶惡意哄抬閃購價格,并封禁68名用戶,提出將進一步整頓炒鞋行為。

        但這一公告顯然并不服眾,即便評論被關閉,仍然有用戶以轉發的形式吐槽,可以看出,類似“自己 GMV和爛錢恰飽了現在玩川劇變臉是吧,惡心人呢?”、“這樣做是否構成了欺詐,取消活動直接害一批人賠錢,以為消費者的錢不是錢嗎?這樣玩?”的聲音屢見不鮮,直指nice疑似為GMV和收入縱容炒家哄抬價格,然后以鞋穿不炒的名義關閉相關商品閃購,來一招釜底抽薪坑掉散戶(高價接盤后無法出貨被套牢)。

        疑 團

        在公告里,nice把矛頭指向羊毛黨,指出羊毛黨四宗罪,包括但不限于:自建小號,自賣自買,制造火熱氣氛,為了達到滿減價格,惡意哄抬價格,用兩部手機惡意買賣對刷,nice給出的解決方案包括,排查成交記錄,對有問題的賬號封禁,關閉有問題商品的閃購功能,并清除社區中涉及到炒鞋的相關言論。

        乍一看,事件的起因還是nice在24日開啟的滿減活動,9月24日晚8點到9月30日晚12點,全場現貨閃購商品滿1500減50元,滿2500減75元,每位用戶每天有4次折扣機會,7點共28次。

        該活動吸引了大量的羊毛黨,以一件1500元的商品為例,平臺一單滿減50元,假設一個人開2個號對刷商品,成功交易后,扣除10元錢的倉儲費和1.5%的交易服務費(22.5元),一單的利潤大概是17.5元,7天就是490元,如果開多個號對刷……

        而在活動開始后,一個更魔幻的現實出現了,一些平日比較小眾的低價商品被哄抬到了非常不可思議的價格,比如在宜家賣4.9元的克諾里格鑰匙鏈,價格迅速爬升到了1500元以上,售價100元左右的supreme傘兵配件迅速漲到2000元以上……

        事情迅速失控,而nice在公告里提及的羊毛黨,根本就不能解釋清楚三個核心問題:

        1、為什么一件商品可以在短時間內被迅速對刷,導致價格失控?

        2、對羊毛黨來說,平臺上超過1500元的商品比比皆是,把宜家4.9元的鑰匙鏈抬到1500元對他們有何好處呢?

        3、羊毛黨套利關普通消費者什么事兒?為什么他們指責nice賊喊捉賊?

        禍 首

        要理解宜家鑰匙扣價格過山車的秘密,首先要理解nice的閃購模式。

        一般來說,網絡交易的過程是賣家出售,買家購買,隨后賣家找到快遞,發送物流郵寄給買家,買家拿到鞋后去驗貨完畢,交易完成。整個過程會有一個物流時間的消耗、買家驗證的成本和雙方交易的不確定性風險。

        而交易平臺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一般都會設置一種寄存模式,即賣家先把貨品郵寄到平臺,平臺驗證貨品真偽后入庫,買家購買后,平臺可以第一時間貨物發給買家,完成一單正常的交易。如果買家想要把收到的貨物再次轉賣,那么需要寄回平臺,再次入庫,等待下一個買家,出庫……

        該模式本質上是一種信用背書和提升效率的服務,因為球鞋二級市場充斥假貨,真假難辨,買賣方自行交易可能會引起糾紛,所以先把貨發給平臺,由平臺驗證和發貨,平臺因為收取交易服務費,有保障球鞋真品的義務。

        但nice的閃購因為做了一個改動,直接導致該模式變了味道:這個改動就是商品售出后就被視為交易完成,如果用戶想要再次出售該商品,直接在平臺上選擇出售即可,不需要完成出庫、物流、再次入庫的流程。

        很明顯,nice閃購不是為真正有使用需求的買家設計的,畢竟對這些買家來說,球鞋買來是用來穿的,一般不會有再次出售的需求,所以,從結果看,該模式唯一方便的就是以玩養玩的買家和專業鞋販子。

        其實,在任何二級交易市場,他們都是存在的,就比如手辦圈,過去玩家們一度在某手辦社區交易,以發帖和回帖的形式交易物品,買家先到先得。但真正的便宜貨很難落到玩家手里,因為會有懂行情的手辦販子緊緊盯著論壇,有低價商品就先拿下,然后跑到淘寶等平臺利用信息差攢取差價,不過,因為交易流程比較復雜——至少要和賣家先對接把交易完成,還要防止賣家做手腳,加上大平臺信息相對透明,所以掙的其實是辛苦錢,因為有諸多限制,導致這部分人做不大,成不了氣候。

        可以說,閃購模式的存在徹底解決了他們在炒貨過程里面臨繁瑣線下交易壁壘的難題,一雙鞋在nice低價掃進,轉手高價掛出,然后把正常價格的商品鎖住,使得買家不得不購買自己的高價商品,掙得高額利潤,這是nice在自己的公告里都承認了的。

        而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商業街探案:相比以前倒爺單兵作戰打游擊掙辛苦錢的局面,現在的販子已經依靠nice閃購工具結成圈子團隊作業了,完全可以做到在短時間內掃空低價商品,然后不斷哄抬物價,制造上漲假象,吸引韭菜接盤,賺取高額利潤。所以,一雙鞋在理論上可以被交易一萬次,還是躺在nice的倉庫里, 甚至其實這雙鞋是真鞋還是假鞋,不重要的。

        或者說,在nice閃購模式和鞋販子的努力下,鞋已經變成了一個金融產品。

        nice創始人周首自稱圈內老sneaker了,筆者相信,他對這一套規則和玩法的了解比筆者要清楚多了,但nice為什么還是要堅持閃購模式呢?我們不能誅心,只是說能明顯看出這種閃購模式對平臺有兩個核心利好:

        第一,作為創業企業,nice面對的是龐大的淘寶的二級交易市場,以及有流量、品牌優勢的先行者,作為后起之秀,在流量、品牌都不占據優勢的情況下,必然要做客群的定位,在其他平臺嚴打炒鞋,讓鞋販子無處容身的情況下,周首利用閃購模式把鞋販子群體吸引過來,制造平臺交易的繁榮,從商業角度來說也是個辦法;

        第二,如果是賣家買家的正常交易,每一次出庫、入庫(驗證)、 物流都要消耗平臺的成本,這也是平臺收取交易服務費的理由,但在閃購模式下,一個球鞋只要是云倒手,哪怕一萬次,平臺的邊際成本也幾乎是零,但10元的倉庫費和1.5%的交易服務費是要收的,短時間內帶來爆炸性增長的現金流和GMV,正是閃購模式對平臺最大的誘惑。

        當然,這些增長的GMV和交易服務費其實本質上是從鞋販子那里來的, 而這已經不能說是交易服務費了,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鞋販子炒鞋收入的抽成。所以平臺和鞋販子的利益也因為閃購的兩個核心利益點被深度的捆綁在一起,周首甚至在一次直播里公開為炒鞋和鞋販子辯護,顯然就不能用仗義來解釋了。

        而nice平臺924開始的活動演變成一場哄抬物價的鬧劇,據說nice被監管部門盯上,nice緊急公告自查,也只字不提閃購模式和鞋販子炒鞋,而是試圖解釋為羊毛黨和平臺漏洞,比較搞笑的是,這些羊毛黨之所以能薅羊毛,本質上也是因為閃購可以即買即賣的特性。

        誘 餌

        盡管可能被nice公告帶偏的輿論在討論nice這次事件時的起因都是羊毛黨在滿減活動中牟利,但是如前所言,“薅羊毛”解釋不了為何類似宜家鑰匙扣能從4元多漲到1500元,為何有人喊自己當了接盤俠。

        我們可以從一些公開信息做一個反向推導:

        網上流落出一張截圖顯示,一位用戶找到nice的人工客服,抗議他們關閉某款商品的閃購,稱自己花1500一個買了20個,這是自己的全部家當后,再結合其他網友的一些披露出來的信息,可以發現,在nice關閉所謂價格波動異常的商品的閃購,曾經暴漲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商品價格開始暴跌(其實是回歸了正常的價格)。

        如果說羊毛黨有這個格局和手段,那也不用成天和過街老鼠一樣到處薅羊毛了。

        所以,整個過程最可能的一個過程是:

        1、滿減活動因為其刷補貼漏洞的bug迅速招來大量的人氣,不管來的是羊毛黨還是真的有需求的消費者,反正出現了商品頻繁交易的繁榮景象,而真正的莊家早就隱藏在幕后活動;

        2、莊家提前云囤低價貨品(別問我他們怎么知道平臺什么時候搞活動的),活動時掃貨鎖貨,把價格炒上去,讓平臺來的客流感覺有利可圖;

        3、在平臺大力整頓前(也別問我他們怎么知道平臺什么時候整頓)停止炒貨,把棒交給接盤俠;

        4、平臺“發現”異常,批斗羊毛黨,以防止薅羊毛為借口關閉閃購通道,實則規避監管和執法風險,商品價格暴跌,韭菜被套。

        至于整個過程里可能背了最大鍋的羊毛黨最后真的掙到錢了嗎?也不一定,想想那封禁的68個賬號……而nice其實還有一招殺手锏,限制提現,就看用不用了,如果用的好,可能補貼的錢也都拿回來了。

        余 波

        實際上,在前述一、二、三每一個環節,nice都有機會防止事情失控,或者說干脆直接下線一切問題的源頭——閃購模式,這一切可能就不會發生,但顯然,nice放不下。

        很多人說企業在商言商沒錯,但如果拋棄價值觀底線,可能只會維持短暫的虛假繁榮,nice如果再不拿出實質性的防止炒鞋舉動,對自己和社會都毫無益處。

        首先,對nice來說,閃購模式促成的GMV一定會被質疑數字的水分,而交易服務費其實也會被質疑是不是經過了企業自己的操作。那么這些數字對資本市場來說還有多大的公信力是值得懷疑的。而像這次滿減活動造成的惡劣社會影響以及哄抬物價的嫌疑,也會讓資本市場對nice的法律法規風險有所警惕;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球鞋,尤其是潮鞋的受眾多數是年輕群體,有不少在校大學生,他們在今天已經被消費文化包圍,但同時缺乏社會經驗和資本,炒鞋文化下最大的受害群體一定是他們,從以玩養玩到借貸牟利,最后被套牢催債的案例不算個案,平臺沒有義務解決他們的三觀問題,但有義務不去引導甚至引誘他們參與到這場危險的生死時速里來。而一旦擦槍走火,平臺也會遭到反噬,這是nice需要慎重思考的問題。

         

        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該投稿文章作者觀點,不代表千尋專欄立場。轉載請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處(千尋專欄)。未按照規范轉載者,千尋專欄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熱門文章
        1
        最新 | 淘集集重組簽約率達51%,新增“重組+債轉股”方案
        2
        民太安增資科技子公司延展布局,公估機構聚焦科技成趨勢前景可期
        3
        “千億新兵”正榮地產行政總裁王本龍將辭任
        4
        金種子酒大股東換帥背后:業績五連跌后"盈轉虧",轉型中高端遇挫
        5
        善于“畫餅”的盛通股份,這次沒套住時代出版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