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znpy"></em>
  • <span id="rznpy"></span>
    <form id="rznpy"></form>

      <tbody id="rznpy"><pre id="rznpy"><dl id="rznpy"></dl></pre></tbody>
      1.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金種子酒大股東換帥背后:業績五連跌后"盈轉虧",轉型中高端遇挫
        摘要

        經過大浪淘沙,徽酒的競爭格局已經被打破,金種子酒在業績滑坡中被越甩越遠,已經跌出徽酒第一梯隊。

        10月21日,金種子酒對外宣布,母公司董事長寧中偉卸任。這位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一位女掌門人是否會繼續執掌金種子酒引發了業內的關注。另一方面,金種子酒做為徽酒四杰之一,近年來業績持續低迷,今年上半甚至年凈利潤盈轉虧,抱以重望的中高檔白酒也難堪大任。而這一切,勢必對金種子的掌門人提出考驗。

        母公司掌門人變更

        10月21日晚間,安徽金種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以下簡稱:金種子酒)對外發布公告,控股股東安徽金種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種子集團)換帥,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寧中偉卸任,由阜陽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局長賈光明繼任黨委書記職務,并提名為金種子集團董事長、總經理人選,履行相關程序。

        金種子集團是國有企業,隸屬于阜陽市國資委,作為金種子酒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為27.1%。寧中偉同時任金種子酒董事長一職,對于其是否會同步卸任,藍鯨產經記者致電金種子酒董秘辦,對方表示,近期會出公告,以公告為準,并以“即將發三季度財報,在窗口期“為由拒絕了進一步采訪。

        根據媒體報道,此次金種子集團主要領導調整,是阜陽市委市政府從全市工作大局和金種子班子建設方面,通盤考慮、慎重研究作出的重要決策。阜陽市委統戰部部長王朝暉在干部大會上指出,賈光明政治立場堅定,黨性觀念和大局意識很強,歷經縣市區和市直單位多崗位鍛煉,熟悉經濟運行規律、工業和企業發展政策。由其擔任金種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是合適的。

        有業內人士指出,近年政府官員空降酒企任一把手的情況不少,如茅臺、五糧液以及汾酒皆是如此,這也直接說明了政府機構對于地方骨干企業和大型國有企業的重視程度日益提高,對于其領導任用也越來越慎重;但從業績來看,金種子酒在本土市場份額逐漸萎縮,這與其市制和市場機制僵化不無關系,若金種子酒掌門人同步更新,那么擺在新帥面前還有不少難題。

        資料顯示,賈光明,1971 年出生,1996 年 7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研究生學歷。歷任界首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長;潁泉區委常委、區政府副區長;潁州區委常委、區政府常務副區長;阜陽市工商局黨組書記、局長。從其資歷來看,企業管理經驗較少,能否領導金種子酒走出業績低谷還要打一個問號。

        業績承壓掉隊

        白酒行業向來有著“東不入皖“的說法,安徽是白酒生產、消費大省,其競爭激烈程度非其它省可以比擬。

        做為徽酒四杰之一的金種子酒,早在1998年掛牌上市,在省內諸多擁躉。資料顯示,金種子酒主要從事白酒及藥業產品的研發、生產及銷售,其中以白酒為主營業務,主要產品包括柔和種子酒、柔和經典種子酒、六年金種子等,中高檔白酒系列為馥合香金種子和恒溫蘊藏金種子年份酒。

        2012年,金種子酒業績迎來高點,營收達到22.94億元,凈利潤5.61元。同年,徽酒四杰的另外三家古井貢酒(000596.SZ)、口子窖(603589.SH)和迎駕貢酒(603198.SH)的營收分別為41.97億元、25.07億元和33.54億元,即古井貢酒的業績將近是金種子酒的兩倍,而后者與口子窖的業績相差仿佛。

        隨后白酒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金種子酒的業績也迎來連年下挫,其營收從20多億元一路掉至2017年的12.9億元,凈利潤也在2017年降到低位,為0.08億元。

        由于連續五年出現營業收入、凈利下滑,金種子酒還收到上交所問詢函,對此金種子酒的解釋為隨著消費的持續升級,市場主流價位上移,公司銷售結構中占比較高的柔和種子酒、祥和種子酒等產品已逐漸脫離市場主流價位,導致產品銷售出現逐年萎縮;公司當前市場主推產品金種子系列年份酒正處產品培育期,仍未完全突破上量,雙重因素疊加,導致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下降、利潤下降。

        此外金種子酒認為,安徽白酒市場競爭激烈,尤其是柔和種子酒等大眾價位產品競爭更加激烈,也是導致其業績下降的原因之一。

        直至2018年,金種子酒的窘境才得到緩解,當年業績有過小幅度上揚,但是2019年上半年,金種子酒再次交出尷尬的成績單。

        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金種子酒實現營業收入約為5.06億元,與去年同期5.49億元相比,下滑7.8%;凈利潤虧損3178.34萬元,與2018年上半年0.06億元相比,巨跌629.21%。

        來源:2019年財報

        同期,古井貢酒、口子窖和迎駕貢酒三家上市徽酒企業的營業收入一項則為59.88億元、24.19億元和18.82億,即金種子酒與口子窖已經相差約5倍,而與古井貢酒則要相差10倍有余,甚為懸殊。

        金種子酒總經理張向陽在投資者集體接待日時表示,因公司目前銷售主要來源于安徽市場,因此公司的主要競爭對手是省內同行業企業。

        但是據東北證券的數據顯示,在安徽市場中,古井貢酒占比23.86%,口子窖占比14.24%,迎駕貢酒7.81%,金種子4.23%,其他占49.86%。

        白酒營銷專家晉育峰對藍鯨產經記者表示,經過大浪淘沙,徽酒的競爭格局已經被打破,金種子酒在業績滑坡中被越甩越遠,已經跌出徽酒第一梯隊。

        中高檔產品難突圍

        近年來,針對業績疲態,金種子酒也一直在進行調整。

        張向陽此前公開表示,公司正積極調整產品結構,并將進軍中檔白酒市場作為目前的核心營銷戰略。

        然而從財報來看,金種子酒的中高檔酒便一直并沒有得到提振,2018年其中高檔酒營收為6.35億元,較上年同期下滑9.78%,毛利率也降低了1.87%。2019年上半年,金種子酒中高檔酒的營收為2.34億元。

        來源:2018年財報

        除此之外,做為金種子酒的大本營安徽市場,2018年的營收為10.58億元,同比下滑4.64%。而該項數字在2019年上半年則為2.42億元。目前來看,能否達到去年同期的銷量還有一定懸念。

        來源:2019年經營數據

        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告訴藍鯨產經記者,安徽做為金種子酒的大本營市場,本應為企業貢獻規模和利潤,但實際卻走勢疲軟。從市場環境來看,金種子酒所在的安徽市場,強勢酒企環伺,競爭尤其激烈,且均在加大市場投入,下沉渠道搶占中低端市場,金種子酒一向靠高度鋪貨的營銷模式占據市場份額,缺少品牌黏性,尤其是中低端產品對于價格敏感的消費者而言很難建立銷售優勢;其次,金種子酒的市場運營機制僵化,對市場環境變化響應不及時,以致被消費升級引起的價格帶上移所拋棄;此外,金種子酒主打的低端盒酒,對應的是價格敏感型的經銷渠道,由于市場萎縮渠道利潤逐步攤薄,因此渠道表現出信心嚴重不足,惡性循環造成業績進一步下降。

        白酒營銷專家晉育鋒進一步指出,金種子酒沒有趕上產品升級的風口,事實上在10年前左右,按照當時產品價格帶橫向比較,其它主要徽酒企業均在競爭80-100元價格帶,而金種子酒則是在40-60元價格帶競爭,金種子的主流產品價位是最低的。且此次金種子酒并沒有趕上產品升級的風口,以至發展掉隊。未來金種子酒或可能精準定位,通過細分價格突圍,成就150元以下細分價格帶的區域市場領導者。(藍鯨產經 朱欣悅 zhuxinyue@lanjinger.com)

        熱門文章
        1
        最新 | 淘集集重組簽約率達51%,新增“重組+債轉股”方案
        2
        民太安增資科技子公司延展布局,公估機構聚焦科技成趨勢前景可期
        3
        “千億新兵”正榮地產行政總裁王本龍將辭任
        4
        金種子酒大股東換帥背后:業績五連跌后"盈轉虧",轉型中高端遇挫
        5
        善于“畫餅”的盛通股份,這次沒套住時代出版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