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znpy"></em>
  • <span id="rznpy"></span>
    <form id="rznpy"></form>

      <tbody id="rznpy"><pre id="rznpy"><dl id="rznpy"></dl></pre></tbody>
      1.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奇瑞汽車混改即將塵埃落定,舊將鄭兆瑞或回歸掌局
        摘要

        據藍鯨汽車獲悉,奇瑞方面將于11月20日公布新引入投資者結果,而增資擴股后的新奇瑞有望由原凱翼汽車總經理鄭兆瑞掌局。

        經歷上一次的失敗后,奇瑞再次重啟混改,于9月在長江產權交易所掛牌。和一年前一樣,奇瑞仍要求同一家投資者同時對奇瑞股份和奇瑞控股通過增資的方式持有股份,不同的是在底價和股權比例方面均有所下調。

        上一次奇瑞的增資擴股項目高調掛牌后,立刻吸引包括寶能集團、華夏幸福、普拓資本等多家公司前往考察,但意外的是到項目掛牌到期后仍未有投資者出手,經歷四次延期后最終不得不流派。

        一年之后奇瑞再次掛牌,必然是有備而來,隨著騰興長三角(海寧)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出現,奇瑞的混改即將展開。據藍鯨汽車獲悉,奇瑞方面將于11月20日公布新引入投資者結果,而增資擴股后的新奇瑞有望由先后擔任過奇瑞銷售公司總經理、凱翼汽車總經理的鄭兆瑞掌局。

        峰回路轉,奇瑞重啟增資擴股項目

        奇瑞新投資者的身份終于即將浮出水面。

        今年9月2日,奇瑞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瑞股份”)同時宣布,將通過增資擴股方式引入同一投資方,現金出資認購奇瑞控股19.2億元新增注冊資本及奇瑞股份10.13億股新增股份。7天后的9月9日該增資擴股項目正式掛牌,報名截止日期2019年11月07日。

        據長江產權交易所公布的掛牌信息顯示,奇瑞控股擬增資底價為75.34億元,對應持股比例為30.99%,而奇瑞股份擬增資底價為68.15億元,對應持股比例為18.5185%。按照引入同一投資方的要求,入股兩家公司最低需要143.5億元資金。

        歷經去年失敗經歷后,奇瑞此次在多個方面有所讓步。相比上一次,此次雙方在增資底價和股權比例方面均有所下調。去年9月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新增股份底價分別為83.32億元和79.11億元。

        此次雙方增資擴股完成后,現奇瑞控股第一大股東蕪湖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由40.1084%下降至27.68%,新資方因持有30.99%的股份成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東;在奇瑞股份中,奇瑞控股將持有32.4815%的股份,仍是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而且以奇瑞方面對投資方的限定條件來看,要求意向投資方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若為自然人,也包括其關聯方)及其控制的企業現在及未來均未直接或間接投資、控制整車生產、制造企業或通過控制關系從事整車生產、制造業務,意味著投資方在奇瑞中只扮演財務投資的角色,奇瑞的研發、生產、銷售仍要自己掌控。

        一拍即合,混在箭在弦上

        作為一家成立接近20年的老牌國有車企,奇瑞為何僅一年再次迫切引入投資方?

        奇瑞的掛牌公告給出的答案,其中顯示“此輪募集資金將用于償還對奇瑞股份的負債以及奇瑞控股現有業務、新業務的發展及日常經營”。

        那么,奇瑞負債到底多高呢?根據財報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奇瑞控股的凈利潤為-1.56億元,資產總額為904.18億元,負債總額達685.08億元;奇瑞股份的凈利潤為-13.74億元,資產總額為830.82億元,負債總額達到622.94億元。

        高負債、發展新能源被視為奇瑞迫切引入投資者的真實目的。資深汽車分析師任萬付表示,“奇瑞作為曾經自主品牌的領頭羊,近年發展并不順利,無論是推出的觀致品牌、還是傳統燃油車方面均不樂觀。而發展新能源可能是奇瑞未來增長的重要一環。”任萬付認為,中國自主品牌淘汰賽正在加速,企業面臨銷量下滑、現金流緊張、負債率高等巨大的生存壓力。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奇瑞控股營收為180.9億元,同比增長25.7%;凈利潤為12.2億元,同比增長121.8%。“借此次增資擴股,引入投資者,有助于奇瑞抓住新能源發展浪潮的契機。”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此次增資擴股掛牌后不久,有媒體報道稱,騰興長三角(海寧)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騰興長三角”)和青島五道口新能源汽車產業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青島五道口”)兩家公司均交付了意向金。

        上述報道稱,據奇瑞汽車內部人士透露,“最終摘牌者大概率會是騰興長三角。作為交易條件之一,奇瑞和德國郵政股份的合資公司也可能會落戶海寧。”

        據公開資料顯示,海寧是浙江省轄縣級市,2018年地區生產總值為948.73億元,同一年浙江省各地區生產總值排名中,第11名的舟山市生產總值達到1316.7億元。盡管位于長三角地帶,但海寧在汽車產業的布局上卻相對欠缺,因此海寧市國資委的身影出現在騰興長三角的身上。

        一方需要資金再謀發展,一方需要汽車產業帶動經濟增長,雙方合作水到渠成。

        背水一戰,奇瑞老將鄭兆瑞重掌危局

        對于奇瑞來說,引入新的投資方可以解決當下的資金問題,但后續如何發展?有誰帶領仍是未知。

        現在同時擔任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兩家面臨混改公司董事長的尹同躍今年已57歲,誰將成為接班人是擺在奇瑞面前的必答題。而奇瑞恰恰在人才儲備上出現極大問題——長期內部人事變動頻繁,老將出走,職業經理人動蕩,中層得不到培養……

        據藍鯨汽車記者獲悉,奇瑞內部正在游說奇瑞系實力舊將鄭兆瑞回歸。鄭兆瑞于2016年離開奇瑞后,曾短暫加盟華泰新能源,僅三個月后辭職,此后淡出公眾視線。事實上,鄭兆瑞早已回歸到奇瑞系中,于2018年3月成立從事汽車零部件研發與銷售等業務的蕪湖金桔科技有限公司,并作為法人代表,持有公司20%股份,其余股東分別是:奇瑞控股全資子公司瑞源國際資源投資有限公司、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全資子公司蕪湖銀湖實業有限公司,以及尹同躍本人持股87.53%的蕪湖瑞創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鄭兆瑞被眾多奇瑞人寄托厚望,但面對奇瑞目前的復雜現狀,寒冬市場下的混戰局面,不管鄭兆瑞最終是否選擇回歸,奇瑞都將面臨最后一戰。

        熱門文章
        1
        最新 | 淘集集重組簽約率達51%,新增“重組+債轉股”方案
        2
        民太安增資科技子公司延展布局,公估機構聚焦科技成趨勢前景可期
        3
        “千億新兵”正榮地產行政總裁王本龍將辭任
        4
        金種子酒大股東換帥背后:業績五連跌后"盈轉虧",轉型中高端遇挫
        5
        善于“畫餅”的盛通股份,這次沒套住時代出版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