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znpy"></em>
  • <span id="rznpy"></span>
    <form id="rznpy"></form>

      <tbody id="rznpy"><pre id="rznpy"><dl id="rznpy"></dl></pre></tbody>
      1.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李國慶俞渝矛盾激化,當當網恐遭連累:用戶流失成長受阻
        摘要

        業內人士分析稱,李國慶夫妻的罵戰更多涉及的是個人生活,短期內公司經營層面應該不會出現重大負面影響。但資方對平臺的預期大概率會調低,未來的資金投入也很可能將打折扣。

        李國慶,頭條體質無疑。

        繼10月10日在一則訪談節目中談及“被妻子逼宮”而怒摔水杯后,李國慶日前又因被妻子“揭短”而備受關注。這對夫妻選擇將矛盾公開激化,無不表明,這對名義上的夫妻實際上已徹底決裂。

        李國慶與俞渝,一位是當當網創始人,一位是目前當當網的實際控制人。二者的隔空互撕釋放了大量信息,同性戀、小三等引爆眼球的熱點,再次將李國慶夫婦,以及背后的當當網推上風口浪尖。

        24日上午9點,當當網官方微博發文稱,“本店無狗血,只有書香”,疑回應李國慶夫婦的隔空互撕。記者聯系當當網方面相關人士,但對方未予回應。目前,有關李俞二人私生活方面的信息還無法證實。

        業內人士分析稱,這場隔空罵戰更多涉及的是李國慶夫妻的個人生活,當當網作為獨立運營的電商平臺,其品牌及口碑可能會受損,短期內公司經營層面應該不會出現重大負面影響。不過,長遠來看,由于李國慶夫婦對于當當網而言有非同一般的意義,資方及相關利益方經此事后對平臺的預期大概率會調低,未來的資金投入也很可能將打折扣,進而影響平臺的未來成長。

        李國慶與俞渝隔空互撕,昔日佳偶成怨偶

        10月23日晚十點,俞渝在李國慶一條表明自己“凈身出戶”的朋友圈下方做出多條回應,回憶了從認識李國慶到現在曾因對方哭過無數次,但“我沒選擇,我有打不完的仗”。同時她指出,李國慶“不講事實、講故事”,“說書、賣慘、博眼球”。

        針對“凈身出戶”一說,俞渝反擊稱,李國慶拿走1.3億現金,涉及俞渝父母存款。此外,她曝出更多驚人內幕,直指李國慶不顧家、私生活混亂、公司經營不力等問題。

        資料顯示,俞渝提到的“小騙子馬銘澤”疑為前當當網無線事業部總經理,其負責技術和市場。據天眼查信息,俞渝提及的馬銘澤為水晶區塊鏈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下稱“水晶區塊鏈”)法人以及文旗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股東。李國慶在離開當當后,便參股了水晶區塊鏈。

        23日晚十一點半,李國慶在微博回應稱,7月底已經向法院遞交訴狀和俞渝離婚,10月17日雙方收到法院離婚傳單,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為由不同意離婚。

        同時李國慶表示,自己和俞渝相識快三十年,更多的是俞渝的明搶暗奪和污蔑,其忍耐已經耗盡。他表示,若俞渝試圖通過拖延時間的方式轉移共同資產,自己絕不再忍讓。對于境內公司股權,李國慶表示要“撕破臉對抗到底”。

        隨后,李國慶將這條微博轉發到朋友圈,并配文稱“狗急跳墻,工作撕逼虛構事實,私生活撕逼更是意淫。變態,精神病患者。我為兒子忍受23年。”

        10月24日零點42分,俞渝在朋友圈表示:“家門不幸,顧客無礙,當當更好。”

        24日凌晨1點45分,李國慶再次發微博稱,“明明是搶權的武則天,卻把肆意抹黑我把自己偽裝成受害者,人身攻擊肆意造謠的這種行為實在令人氣憤。”“俞渝對我私生活做出的誹謗和誣蔑,我只想在這里回應一句話:等著收律師函吧。”

        此外李國慶強調,自己手里有俞渝“婚后不可告人”的證據,并提醒俞渝稱,不要把他的讓步當成軟弱。

        24日上午9點,當當網官方微博發文稱,“本店無狗血,只有書香”,疑回應李國慶夫婦的隔空互撕。目前,有關李俞二人私生活方面的信息還無法證實,但夫妻反目成仇、互指私生活混亂無疑已讓雙方的生活一地雞毛。

        當當網恐遭連累,或面臨用戶流失、成長受阻等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李國慶在1964年10月出生于北京,1987年從北京大學畢業,1989年開始經商,1996年在美國認識了俞渝。根據俞渝的說法,她和李國慶相識3個月便結婚,相識6個月便懷孕。

        從當當網的發展歷程看,李國慶可謂是“成也當當,敗也當當”。1999年11月,李國慶與俞渝參照亞馬遜的模式聯合創辦了當當網。在不到五年時間內,當當網的圖書銷售額達到全網零售份額的40%,而且以每年180%的速度增長。2010年12月8日,當當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赴美上市的B2C網上商城。

        彼時,當當網風頭無兩,被外界認為是中國互聯網“夫妻店”的成功典范,李國慶和俞渝也一度被視為夫妻楷模。但在上市后,當當忽視了對手的強大,隨著京東、天貓等綜合電商迅速發展,不斷蠶食在線圖書的份額,當當的在圖書領域的巨頭地位開始受到威脅。

        財報顯示,當當在2010年盈利3080萬元,但次年便陷入虧損;2011年至2013年,其分別虧損2.28億元、4.44億元、1.43億元。根據Analysys易觀發布的《中國網絡零售B2C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9年第2季度》數據顯示,天貓成交總額占據市場份額62.4%,排名第一。京東市場份額為25.6%,排名第二。而當當的市場份額占比只有0.4%,不足1%。

        一位互聯網觀察人士指出,眼看競爭對手強勢崛起,當當依舊堅守在線圖書市場這一畝三分地,當當的固步自封直接導致其喪失戰斗力。

        內外交困之下,當當于2016年選擇私有化退市,當時的市值僅為5.56億美元,不足2010年上市時的四分之一。今年2月20日,李國慶以公開信的方式宣布離開當當,并表示,當當結束了“夫妻店”治理結構。

        但很快,李國慶便公開翻臉,在節目中自曝被“驅逐”,稱自己經歷了股權變更、逼走副總、逼宮三部曲,甚至在節目中上演“摔杯一怒為俞渝”的戲碼。在此期間,俞渝作為另一當事方始終保持沉默。

        如今,俞渝終于正面回應。李俞二人的隔空互撕所涉及的個人生活問題尚無從查證,唯一能夠確認的是,目前雙方已經進入起訴離婚階段,且之后的罵戰可能還將延續。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高級分析師莫岱青分析認為,李國慶與俞渝之間的隔空罵戰更多涉及雙方的個人生活問題,而當當網是獨立運營的電商平臺,此事更多影響的是平臺的品牌及口碑,短期內對公司經營層面應該不會出現重大負面影響。

        艾媒咨詢CEO張毅則認為,李俞二人的深夜對峙將在三個層面對當當網產生較大影響。“首先,當當網本身是一個2C的平臺,消費者對于產品質量、服務承諾等都有較高的要求。如果經營管理方面出現了問題,難免讓消費者不放心,而當前消費者可選擇的電商平臺眾多,這很可能會造成當當的用戶流失。”

        “其次,從投資人和利益相關方的角度看,此事過后,它們對平臺的預期大概率會調低,未來的資金投入也很可能將打折扣,而這直接涉及到企業未來成長的問題。”張毅認為,此事帶來最直接的影響來自于員工層面,“這種事情對員工影響也很大,當前互聯網企業的員工往往面臨著很多選擇,對年輕人來說,工作名聲、成長空間都是很重要的考慮因素。”

         

        熱門文章
        1
        最新 | 淘集集重組簽約率達51%,新增“重組+債轉股”方案
        2
        民太安增資科技子公司延展布局,公估機構聚焦科技成趨勢前景可期
        3
        “千億新兵”正榮地產行政總裁王本龍將辭任
        4
        金種子酒大股東換帥背后:業績五連跌后"盈轉虧",轉型中高端遇挫
        5
        善于“畫餅”的盛通股份,這次沒套住時代出版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