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znpy"></em>
  • <span id="rznpy"></span>
    <form id="rznpy"></form>

      <tbody id="rznpy"><pre id="rznpy"><dl id="rznpy"></dl></pre></tbody>
      1.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黃紅云“攪局”中交地產,為找靠山還是開辟新戰場?
        摘要

        至少從表面上看,黃紅云入股中交地產似乎是一場雙贏的結果。接下來,雙方將會如何展開合作?雙方的結合,又能否達到1+1>2的效果,一切還有待觀察。

        10月31日,中交地產(SZ.000736)發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報告顯示,重慶市金科投資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金科控股”)躋身于中交地產十大股東之列,持股比例0.45%。

        藍鯨房產從天眼查獲悉,金科控股是金科股份(SZ.000656)的股東之一,兩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都是黃紅云。值得玩味的是,黃紅云并未利用金科股份這個上市大平臺,而是選擇了由自己完全控制的金科控股去入股中交地產。這背后,顯然有著更深層次的考量。

        而對于中交地產而言,總裁李永前此番拉黃紅云“入伙”,又能否給中交帶來業績上的提振?

        黃紅云聯姻中交地產,或為開辟第二戰場?

        黃紅云是個資本能手。

        在2015年股災來臨之前,黃紅云通過大舉減持股票的方式套現45億,被投資者稱為“割韭菜之王”。而在金科股權保衛戰過程中,黃紅云依靠高超的財務技巧,屢屢化險為夷。

        因此有輿論指出,隨著“孫黃之爭”漸入高潮,此番黃紅云將自己和中交地產綁在一起,具有很強的象征意義,目的是為了抗衡融創中國(HK.01918)。

        事實上,在金科股份內部,大股東和二股東之爭由來已久。

        此前,為了降低金科股份對融創的吸引力,黃紅云曾采取“資產擔保、增加負債”等做法,意圖把金科股份“變爛”。不過目前來看,該做法效果對企業傷害較大,且效果并不明顯。

        2019年前10月,金科股份實現了1360億銷售額,位居克而瑞榜單的第17位,相較于2019年年初,上升了4個位次。

        截至9月30日,黃紅云家族的持有金科股份的比例為30.53%,孫宏斌緊隨其后。據悉,融創中國通過三家子公司持有金科股份的比例已達到了29.87%。

        因此,倘若黃紅云和中交能夠實現“聯姻”,在接下來的股權之爭中無疑會更占上風。何況,從一定意義上而言,中交和融創中國也算是一對兒“老冤家”。2014年,宋衛平將中交地產引入綠城中國(HK.03900),終結了融創入主綠城的夢想。

        也有分析認為,黃紅云此次入股中交地產,或因為看好公司長遠發展,而進行的一次財務投資。

        藍鯨房產注意到,下半年以來,中交地產的股價持續在低位徘徊。截至2019年10月31日止,每股報價6.62港元,相較于4月份的13.18元每股的價格,跌幅達49.7%。因此對于黃紅云而言,此時不失為一個抄底的好時機。

        不過,在58安居客研究院分析師張波看來,無論從中交本身的規模還是發展速度來看,這并非最優的財務投資方向。他進一步表示,中交地產本身的央企招牌,一定程度上會給金科集團在融資以及政府資源側帶來好處。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國務院指定的16家以房地產為主營業務的房企中,中交地產還承載著混改的希望。黃紅云通過金科控股切入中交地產,或可在未來中交混改中分一杯羹,從而在金科股份之外,給自己開辟新的戰場。

        業績壓力下,中交地產“求救兵”

        雖然黃紅云持股比重并不大,但對于中交地產而言,用“雪中送炭”一詞來形容亦不為過。

        自2017年合并成立以來,中交地產的發展并不順遂。頻繁的人事變更,讓其央企前二的目標顯得遙遙無期。

        今年7月,中交地產人事再度換防,李永前接替耿忠強出任中交地產總裁一職。據樂居財經消息,李永前上任后,在內部定下了一個 “553計劃”,“2019年完成200億元銷售額,三年內做到500億元,五年做到1000億元。”

        不過,從中交地產前9月的業績情況來看,李永前接手的顯然是個爛攤子。

        2019年前9月,中交地產銷售額269.9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盈利約 1.63億元,比上年同期(調整后)下降 69.87%;基本每股收益約0.31元,比上年同期(調整后)下降69.3%。

        10月8日,長期持有中交股票的第三大股東湖南華夏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動人彭程,計劃將共同持有的3848萬股中交地產股票,減持3192萬股,占總股本比例的5.97%。

        種種利空消息傳來,無疑給剛剛上任的李永前潑了一盆冷水。李永前若想帶領中交地產實現突破,外部借力必不可少。事實上,作為中交地產大本營的重慶,當地企業在中交地產發展過程中,確實也發揮著不小的作用。

        藍鯨房產注意到,有重慶國資背景的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重慶渝富”)持有中交地產10.69%的股票,是其第二大股東。頗為湊巧的是,重慶渝富曾是金科股份的第八大股東,在推動金科股份上市的過程中發揮作用。

        不過,黃紅云此番入股中交地產過程中,重慶渝富是否在其中牽橋搭線,尚不得而知。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10月24日,李永前還和龍湖CEO邵明曉簽署了協議,宣布中交和龍湖(HK.00960)在產品研發、融資平臺建設等領域展開多方面合作。

        至少從表面上看,黃紅云入股中交地產似乎是一場雙贏的結果。接下來,雙方將會如何展開合作?雙方的結合,又能否達到1+1>2的效果,一切還有待觀察。

        熱門文章
        1
        建行、平安銀行小微貸款搭售保險遭罰,強勢渠道下顯副作用
        2
        “掉隊”的361度:市值僅為安踏1.3%,自救屢屢“跑偏”
        3
        移動用戶辦理寬帶業務后遇惡意軟件,客服推諉遭質疑
        4
        年會報道|無錢可燒遇網校沖擊,在線如何能生死突圍?
        5
        美團陳榮凱:跟1000所院校合作,影響1億從業者

        注冊成功,歡迎來到藍鯨財經!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